首頁>廉政廣角>清風文苑
“六德堂”里說家風
時間:2019-11-04  文章來源:  
0

  坐落在綏江河畔的懷集縣坳仔鎮大浪村是廣東省歷史文化名村,又叫“九九奇門村”。該村世居村民均為鄭氏,一座兵營式迷宮建筑矗立村中山丘的頂部,名曰:“六德堂”。細細品鑒“六德堂”,可以感受到其極具特色的古建筑藝術和傳統文化,也可以感悟到鄭氏族人低調、謙遜、慎思、勤勞的營生之道。如今,“六德堂”這座大宅猶如鄭氏的優良家風一樣,成為了鄭氏家族寶貴的不動產,德行昭昭,澤被后代。

  史料記載,大浪村“六德堂”建于1913年。為磚木山頂結構,占地面積4000多平方米,是融合了嶺南、閩南民居風格和儒學術數進行巧妙布局的典型建筑群。主體建筑建筑群布局大體為:沿中軸線中設三進大廳,后設樓房、碉樓、花園,前置小院;左右兩廂各配套三套廂房相互擁抱。整個建筑群共設有大門小門99道、大窗小窗99扇、長巷短巷99曲,并以99級鋪石臺階與村前小碼頭相連。正廳、廂房、回廊、天井、前院、后花園等,以門相通,以巷相連,門中有門,巷里有巷,屋內有屋,環環相扣,是一座規模宏偉、別具一格的古典莊園。

  “六德堂”建筑裝修頗為講究,處處雕檐畫棟,連下水道放水孔的蓋子也是精心雕刻的大理石工藝品,墻檐、門楣、屏風等均描畫題句,如“雁答題名圖”“長樓萬古圖”以及“仁居”“周規”等等。其中大門樓上方內壁,題有精美的彩繪圖畫和剛勁有力的書法,有詩曰:

  “經營斗室早綢繆,

  不惜精神項上求。

  潤屋潤身吾豈敢?

  只期蠡衍慶千秋。”

  這是大宅的創建者鄭宏熙在建成“六德堂”后自作的一首感懷詩,詩作的右邊是一幅手繪的“六德堂”建筑全貌的壁畫。儼然一派書香門第氣象。

  “九九奇門”是人們對“六德堂”的雅稱,因設計布局上巧用“九”數而得名。據《人文懷集》記載,大宅的創建者鄭宏熙命名“六德堂”用意有三:一是大院內設六廂,分給六個兒子居住,希望他們和睦相處,共創和諧大家庭;二是取西周大司徒教民的“六德”,即“知、仁、圣、義、忠、和”六項道德標準為堂號,以此勉勵子孫后代信守仁義道德、修身齊家;三是取“九”數布局門窗、巷道、臺階等,對應堂號“六”之數,寓《周易》“九六沖和,陰陽相配,品類咸亨”之義。

  “六德堂”的后山和對岸的山都是郁郁蔥蔥的竹林,鄭氏后人幾百年來就是依靠竹子營生繁衍生息。屋后茂密的竹林里有一條非常隱蔽的古道,古道分成馬道和人行道,實現人貨分離,然后把貨物運至河邊,再搬上船只,當年鄭氏后人就是依靠這條古道將竹子運往廣州、澳門乃至世界各地。可見其家族的厘竹產業規模之大,為建造豪宅奠定堅實的經濟基礎。但為了建造此座大宅,鄭宏熙花費了大量的心血和精力,也付出了艱辛的勞動,難怪賦詩感慨道:“不惜精神項上求。”

  據說,“六德堂”古屋從選址、施工、進宅共花去時間三年多,古屋內門窗、屏風、屋眉均有很高雅的雕刻,整座大宅像迷宮形設計,獨特又罕見,奢華又典雅。“富潤屋,德潤身。”出自《禮記·大學》,鄭宏熙賦感懷詩借用“潤屋潤身”一語,并非想顯耀其富有的家勢,反而配以“潤屋潤身吾豈敢”構成反問句式,意為并不想以此邀功,體現出他為人處世低調、謙遜之態。而后以“只期蠡衍慶千秋”作結,則表達出他建造這座大宅,只是期盼子孫后代能以水滋養萬物生命的德性,把這個家族生生不息綿延下去,同時也希望能傳承先輩信守仁義、修身齊家的營生之道,真可謂用心良苦。(高健)

彩经网首页新版走势图